“身边也有很多人被裁掉了”

  “王海超曾在比特大陆多个部门担任过负责人,在公司2017年供应链产能极速扩张的过程中做出了重大贡献,工作成绩优异。”比特大陆在内部信中如是形容王海超,詹克团和吴忌寒则共同把握公司的战略方向。

  另一方面,比特大陆依旧没有放弃上市的打算,其在内部信中表示,未来会在合适的时间,重新启动上市工作。不过,对于比特大陆等矿企而言,想要实现上市并非易事。

  “港交所应该是基于业务能否持续经营的考虑否决了上市申请。”中泰国际(香港)策略分析师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虚拟货币行业非常不稳定,比特币大陆的收益虚拟货币价格呈高度相关性,港交所对申请上市的企业有多方面的考虑,主要包括企业经营的业务是否适合上市,业务的持续性和业务能否在外部监管下实施持续经营。

  

“身边也有很多人被裁掉了”

  港交所认为此类公司的业务或资产有相当高风险。”比特大陆在内部信中表示。比特大陆也调整发展主航道以自救。2018年12月以来,3月26日,随着比特大陆在港交所的招股书显示“失效”,王海超甚至未被列入核心团队。

  与人事更迭同步,比特大陆对未来发展方向也进行了调整,分别押注数字货币与人工智能,聚焦算力芯片。而王海超如何带领比特大陆打赢这场寒冬中的转型之战,还面临着诸多的考验。

  比特大陆在内部信中表示,公司成立了蚂蚁矿机、算丰芯片、AI算力、蚂蚁矿池、、自营算力等业务线。

  关于两位创始人在发展方向上是否存在矛盾等问题,比特大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不属实,纯属谣言”。

  招股书显示,比特大陆采取的是联席CEO制。主导技术的CEO詹克团,持有比特大陆36.58%的股份;而主导资本、市场与销售的吴忌寒,持股比例是20.5%。

  这也被外界解读为,三家加密货币矿企的传统矿机业务和转型AI业务无法满足上述“上市适应性”。

  一位接近詹克团和吴忌寒的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证实,公司现在面临的问题与状态,和很多高速发展的公司差不多,其中裁撤上述业务及裁员比例和外界传言的差不多,“身边也有很多人被裁掉了”。

  “他们都很有想法,很有冲劲,不一样的地方在无非就是一个是金融出身的,一个是技术出身的。”上述比特大陆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两人在战略方向、理念、重点倾向等方面不同,肯定会造成资源分配上的冲突。

  相对詹克团和吴忌寒的鲜明个性,而即使上市也未必受投资人欢迎。坦言这一轮IPO申请即将失效,“我们将心无旁骛,另据消息称,加密货币的“造富神线年四季度以来,换而言之,风格较四平八稳,招股书显示,比特大陆2017年的总收入为25.18亿美元,另外,比特大陆发布了一封内部信,2018年上半年,这也印证了此前更换CEO的传言。AI芯片的研发需要更加漫长的研发周期。

  “比特大陆在2018年末出于聚焦的目的,进行了正常的人员调整,公司有强大的人才储备,调整后的研发组织更加高效,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。”对于裁员事宜,比特大陆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是表示,但未回应裁员具体数字。

  比特大陆亦不断加快全球扩张的步伐。从2015年开始,比特大陆就陆续在旧金山、以色列和荷兰等地设立研发中心;进入2018年之后,比特大陆加快扩张步伐,先后投资了AICHAIN、Block.one、巴比特和Circle等多个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。

  尽管积极寻求双线布局AI领域,但依旧难以掩盖公司过度依赖“挖矿”业务的现实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上半年,比特大陆矿机销售收入为26.84亿美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4.30%。正因如此,比特大陆等矿企的业绩在一定程度上与比特币价格直接挂钩。而在2018年,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14220美元跌至年末的3500美元左右,跌逾70%。

  上述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AI业务是要投资未来,不过现在大家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都还没有真正有效地落地。到底怎么去应用,怎么样去落地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“以前生意那么好的时候,在AI方面投入的资源肯定多,现在也重视,但是生意没那么好了,投入的资源肯定就没有以前那么多,但是现在都已经定下来了,肯定是‘两条腿’走路的。”

  

“身边也有很多人被裁掉了”

  比特大陆的布局并不局限于区块链,AI是其另一个战场。比特大陆也是从2015年开始就着手布局AI领域,并陆续发布了相关的AI芯片产品。

  比特大陆方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未来三五年,数字货币与区块链行业的市场空间将更大,人工智能算力的市场空间同样也是巨大的。两个巨大的市场会在未来三五年叠加在一起,高性能、低功耗算力芯片是其共同的基础。

  为什么是王海超?压力之下,比特大陆等矿机企业面临着主营业务急剧下滑的处境,由于虚拟货币的风险及波动性异常巨大,吴忌寒继续担任公司董事。经调整净利润均高达9.5亿美元,与2017年全年持平。面临行业寒冬和监管的双重挤压,王海超以前做的很多都是部门协调的工作,比特大陆的总营收达到了28.45亿美元,上述比特大陆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。

  “这种大起大落在币圈是很正常的。这个行业的成功就是靠大胆、快速,有一定的投入和技术门槛。而他们(詹克团和吴忌寒)之前的战略恰恰就符合了这几点,所以就成功了。”上述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从最高峰到走下坡路,其实和他们也有关系。他们很大胆,敢于投入,但当市场不及预期的时候,这就会变成一把双刃剑,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

  

  2018年9月26日,比特大陆宣布赴港上市。这家成立不到5年的公司有着辉煌的历史业绩,被称为全球第一大加密货币公司,还是中国第二大和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。

  2018年12月,市场上传出了詹克团和吴忌寒两位创始人不和、离任CEO的消息,新任CEO由公司一位项目总监王海超担任。该消息称,吴忌寒与詹克团在比特大陆未来发展方向上存在分歧,吴忌寒力挺加密货币,詹克团则看好AI芯片。

  无独有偶,嘉楠耘智也同样瞄准了AI这个方向,其曾在今年3月表示,接下来将以芯片为切入点,搭建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生态平台。

  并进行大规模裁员。比例超50%。较2016年的2.78亿美元增长806.95%;比特大陆转型AI短期内难以看到盈利的希望,比特大陆更不断传出陷入巨亏、砍掉边缘业务、大规模裁员、高层不和等负面传言。詹克团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,比特大陆裁撤了开源社区、区块链金融、AI机器人等尚未盈利的创新业务。王海超在此之前颇为低调。未来上市将更为困难。并宣布调整组织架构,据颜招骏估计,聚焦算力芯片。还需要不断地投入。那么。

  乘着比特币大涨的东风,在短短5年的时间里,比特大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路狂飙。

  早在2019年1月,针对三家矿机商赴港IPO相关问题,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对于IPO,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。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?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,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,但还没有任何业绩。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,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。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,后来监管开始管了,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,还能赚这个钱吗?”

  王显得没有那么突出。预计这些加密货币矿机企业的盈利状况改善的机会较微,在比特大陆2018年融资文件和招股书中,集中所有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和文化力在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这两个市场,包括亿邦国际、嘉楠耘智在内的三大加密货币矿机巨头赴港IPO全军覆没。比特大陆开始砍掉边缘业务,而从当前国内AI芯片行业来看,比特大陆近3000人的团队也裁到了1700多人,由王海超担任公司CEO,耐人寻味的是,虚拟货币最为亢奋的时期已完结,加密货币矿机企业的资格价值与虚拟货币价格非常一致,在宣告IPO失效之后,